君主制岌岌可危西班牙老国王被儿子赶出宫?

随着新冠肺炎引发的巨大经济危机的迫近,许多西班牙人都在担心他们是否会失去工作。其中包括国王费利佩六世,但他并不是因为做错了什么,而是被他的父亲坑了。西班牙最高法院上月启动了一项调查,调查他的父亲、前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曾利用君主身份受贿、非法敛财一事。这也让费利佩六世面临政府越来越大的压力,可能被迫对其父亲采取行动。

今年6月,针对卡洛斯展开的“2011年沙特阿拉伯麦加高铁项目中标合同贪腐案”调查进入第二阶段,由西班牙最高法院检察官办公室接管负责,将分析案件发生时间,划定是否存在刑事责任。根据法律,前国王下台后,面对最高法院时,仍享有特权,但不再享有不可侵犯权,即如果法庭宣判其有罪,卡洛斯将负有刑事责任。

据报道,经过激烈争论后,国会一致决定:是否调查老国王的涉嫌贪腐案,交由现任国王来决定。据悉,费利佩六世左右为难。查或不查似乎都不是万全之策。分析认为,费利佩六世可能先将父亲“请”出王宫以平民愤,然后再决定是否调查。有媒体爆料称,老国王已有移民外国的打算。

卡洛斯的财务状况多年来一直受到质疑。2008年8月8日,卡洛斯名下在瑞士Mirabaud银行的账户收到一笔来自沙特阿拉伯王室的汇款,金额为6480万欧元。2012年6月,在该账户被关闭,所有钱都转至了卡洛斯的“前女性朋友”、德国企业家莱森(Corinna Larsen)的银行账户。今年3月中旬,西班牙才刚因为新冠疫情宣布进入警戒状态,此事就重新登上了瑞士和英国的报纸头条,导致费利佩六世宣布放弃继承父亲卡洛斯的个人财产,并取消了其父亲的年度王室津贴。

莱森也以证人身份接受了审讯。根据莱森律师的说法,她对相关信息并不清楚,消息都是从第三方传到她那里的,她并没有参与此行动。不过,她承认,2012年曾收到前国王以礼物名义送给她的一笔汇款,以表对她和其儿子的关爱。但这与非法佣金一事毫无关系。

目前,莱森计划向英国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自这位前国王的财务细节曝光以来,西班牙政府的一些人一直在对她进行恐吓。她的律师罗宾·拉斯梅尔(Robin Rathmell)说:“(西班牙政府)为了掩盖西班牙权势人物的欺诈计划,在多个司法管辖区指控莱森有非法行为。”正是这些人试图让她成为他们数十年不当行为的替罪羊。

从西班牙王位上退下6年后,卡洛斯的声誉似乎越来越糟。事实上,丑闻缠身的他早年对西班牙有着深远贡献,颇受人民爱戴。

卡洛斯出生于1938年,他的爷爷阿方索十三世是西班牙波旁王朝的国王。但由于内战爆发以及共和国的成立,阿方索十三世被迫退位,带着全家流亡海外。在军事强人弗朗哥掌权后,卡洛斯的父亲本应继承王位,但他和前者政见不合。于是,几番交涉后,年幼的卡洛斯被选作继承人培养。

1947年,卡洛斯第一次回到祖国西班牙,接受正统王室教育。由于其他王室成员不被允许回国,年仅10岁的卡洛斯不得不与家人分隔两地,过上寄人篱下的生活。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弗朗哥密切监视,毫无自由可言,甚至有些“屈辱”。1969年,弗朗哥向西班牙议会提交了一项法律,指定卡洛斯为未来国王。6年后,弗朗哥去世,隐忍多年的卡洛斯顺利继承王位。他向西班牙人民宣布:“今天,西班牙的历史开始了一个新阶段。”

卡洛斯的确开启了新的一页。他带着西班牙3年内完成了从独裁到民主的过渡,为以后西班牙的政治、社会、经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特别是1981年,当弗朗哥的旧势力策划军事政变时,卡洛斯临危不惧,果断采取行动,仅仅用了18小时就平息了这场叛乱。

然而,像斗牛士一样勇敢的卡洛斯却因私生活糜烂而饱受批评。据一位西班牙作家透露,老国王不但和1500多名女性发生过性关系,还曾试图“勾引”小他23岁的戴安娜王妃。根据描述,上世纪80年代,当王妃和查尔斯前往西班牙马略卡岛度假时,卡洛斯不仅毫不避讳与其接触,两人还一起去海边遛狗。

不仅如此,当西班牙经济2012年陷入严重衰退时,时任国王的卡洛斯口口声声说年轻人的失业状况令他难以入眠,却多次前往非洲博茨瓦纳猎象,每次花费超过2万英镑。此事原本不会曝光,但卡洛斯打猎时不慎摔断了髋骨,被送回西班牙急救。深陷危机的西班牙人民对此自然十分愤怒,一些甚至要求卡洛斯辞职。

2014年6月,执政39年后,深陷各种丑闻的卡洛斯将王位移交给了儿子费利佩六世,也失去了免于起诉的权利。他说他不想儿子“像查尔斯那样在等待继位中老去”,他希望开启一个“充满希望的新时代”,并确保“具有新活力的年轻一代”能够接掌大权。

目前,围绕卡洛斯财务状况的质疑正对该国君主政体产生“前所未有的影响”。尽管领导西班牙少数党联合政府的社会党(Socialist party)与右翼政党站在一起,阻止议会对国王的财政状况进行调查,但该党对此事的评估一直很直率。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表示:“很明显,所有西班牙人都听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报道,这些报道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不安。”

他还表示,“但我认为在这一切中有一些事情值得一提。首先,有些媒体并没有视而不见。其次,司法系统正在采取行动。第三,我很感激王室在这些令人不安的报道之后与卡洛斯保持了距离。”桑切斯还说,1978年的宪法规定“国王本人不可侵犯,不应被追究责任”,但这一规定需要“按照社会要求的标准和政治行为发展”。

巴伦西亚大学宪法学教授弗洛雷斯(Carlos Flores)表示,为了取消国王的豁免权而修改宪法是“荒谬的”。塞维利亚大学宪法学讲师乌里亚斯(Joaquin Urias)也认为,鉴于西班牙政坛日益扩大的分歧,重新修订西班牙宪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说:“从政治上讲,现在修改宪法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国家内部的意识形态分歧。在国王问题上,或者在领土问题上,比如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地区,很难想象会达成政治协议。”

当谈到前国王,乌里亚斯表示:“我认为政府正在做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那就是把国王费利佩六世和他的父亲‘割裂开’,对于任何希望维护这个系统的人来说,这是最聪明的做法。”

但也有很多人认为,费利佩会是西班牙的最后一位国王。今年3月,费利佩发表电视讲话,希望全国团结起来应对疫情,结果却引发抗议,他的国民在阳台上高喊,要求他父亲将据称的非法所得捐给公共医疗系统。

当时,西班牙联合政府的初级伙伴、坚定的共和党人社会民主力量党(Podemos party)的一名资深成员呼吁就君主制的未来举行全民公投。然而,尽管首相桑切斯承认前国王的爆料“令人不安”,但他迅速指出,费利佩对他父亲的行为不负责任,君主政体是西班牙宪法的基石。其他主要国家政党也明确表示支持君主制。

令人担忧的是,到了秋天,当经济危机开始产生影响时,全民公投的要求可能变得不可抗拒,投票结果可能不利于君主制。说白了,如果数十万的西班牙人失去工作,费利佩就很难保住他的工作。《旁观者》认为,费利佩的问题是西班牙历史。虽然西班牙人民可能对现任国王没什么可抱怨的,但他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总的来说,君主制并没有很好地服务于他们的国家。此外,取消君主制也有先例:以前曾有两位君主被迫流亡,并建立了共和国。

考虑到历史,西班牙的共和党情绪高涨也就不足为奇了。对于君主政体,人们没有太多感觉,但现在的年轻人普遍认为它是一个过时的体制,在21世纪的民主社会中没有立足之地。社会民主力量党的一位年轻官员说:“20世纪近一半的时间里没有君主政体,现在我们也可以。”

君主制消亡的危险是真实存在的:在上次经济危机中,共和党人气飙升,而目前,预计西班牙将成为因健康危机经济受最严重影响的国家之一,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西班牙国民响应共和党号召,进行全民公投,并就此废黜君主制。然而,《旁观者》表示,如果君主制在经济衰退后被推翻,那将是一种耻辱:费利佩不应该为新冠及其后果负责,就像他不应该为他父亲的错误负责一样。

此外,尽管有迹象表明,费利佩可能会成为未来艰难时期的好国王,但西班牙的君主们往往撑不了那么久。在前五位国王中,只有阿方索十二世在位时去世。如果真的到某一时刻,西班牙宣布成立第三个共和国,波旁王朝可能不会再有复辟的可能,而费利佩也将成为西班牙最后一位国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