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功劳堪比钟南山拯救东北1500万人儿子却因瘟疫英年早逝

这段时间,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生活都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被按下了暂停键。华夏大地迎来了一次不小的挑战,现目前也已经在中华人民的努力下得到了非常好的控制。病毒更新很快,所以人类和病毒的斗争永远不会停止。在辛亥革命前夕,曾经与外国接壤的东北也曾经面临过病毒的侵袭。大家一定听过黑死病这个可怕的名字吧。

没错,黑死病是曾经席卷欧洲大陆,导致欧洲三分之一的人死亡的恶魔。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死亡率要远远高于二战。鼠疫难道没有把罪恶之手伸向中国吗?并不是。西伯利亚的的风不仅刺骨,还带来了病毒。并且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已经把国门打开了一半了,这意味着在我国境内肯定存在境外输入。黑死病在东三省停留了长达半年之久,卷走了六万人的性命。当时清政府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统治阶级深知如若黑死病席卷全中国,便无能力抵御外国列强,清朝也会重演大明的悲剧。

一旦感染上黑死病,长则五六日,短则半日,患者便会一命呜呼。在欧洲,走在街上看见有人突然倒地也并不稀奇。黑死病会严重削弱一个国家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传说中战无不胜的蒙古将军,面对黑死病也只好撤军。

面对如此大的压力,清政府派去调查学习的官吏纷纷病死在异地。那些只懂得四书五经被八股取士选拔出来的官吏被派去调查传染疾病现在看来未免太过荒谬了吧,但没办法,清政府统治阶级内部的思想具有非常大的局限性。列强只是觊觎这片土地,并不关心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他们担心的只是黑死病一旦在中国爆发,他们殖民地上的本国人民将把瘟疫带回自己的国家。

今有临危受命钟南山,古有力挽狂澜伍连德。伍连德,马来西亚归国华侨,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头衔,时任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总监。因为观念先进,受到不少传统学派的排挤。面对非典,钟南山说过:“把最危险的患者都送到我这儿来!”在一百年前,伍连德面对重重困难背负巨大压力主动挑起重担。

即便是受清政府委托,伍连德面对的困难也是空前的,思想落后的官员队伍保守且顽固,面对瘟疫也是贪生怕死不愿意站出来。伍连德此时可以说是只有一个名分。

古时候讲究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不允许解剖尸体。但是众所周知,要找到病因,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解剖尸体了。伍连德想要解剖尸体,阻力非常之大。既然明的行不通,那就偷偷地解剖,总之定要找到原因。在解剖尸体的过程中,伍连德发现,这这黑死病其实是鼠肺疫,属于呼吸道疾病。而法国专家的说法是把老鼠消灭掉就会抑制瘟疫,而伍连德却认为这样的方法不能完全抑制瘟疫的传播,伍连德认为患者需要隔离治疗,需要戴口罩。清廷在咨询了大使馆明确了伍连德博士身份的含金量之后,决定采用伍连德的方法。

既然明的行不通,那就偷偷地解剖,总之定要找到原因。在解剖尸体的过程中,伍连德发现,这这黑死病其实是鼠肺疫,属于呼吸道疾病。而法国专家的说法是把老鼠消灭掉就会抑制瘟疫,而伍连德却认为这样的方法不能完全抑制瘟疫的传播,伍连德认为患者需要隔离治疗,需要戴口罩。清廷在咨询了大使馆明确了伍连德博士身份的含金量之后,决定采用伍连德的方法。

但是,在此之后,疫情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原因何在?伍连德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发现,问题出在尸体处理上。原来东北的太冷,冻土层太厚太硬,很多尸体没有办法掩埋。由此也推翻了日本专家所提出的低温下病毒无法存活因此不需要着急掩埋尸体的理论。但是不处理就不行啊,把那么多活生生的人置于危险的处境。埋不了,那就烧。伍连德向清廷请示烧掉尸体,清廷回复:烧!

在年三十,伍连德放弃了与家人吃团年饭的机会,指导部下焚烧尸体。不久后,疫情被压下去了,很快就清零了。在内忧外患之际,中国人民在伍连德的带领下战胜了黑死病。伍连德不仅把生命献给了中国的公共卫生事业,而且鼓励支持儿子也从事这项工作。然而不幸的是,他的长子和三子都因为疾病而过早离开了他。

从伍连德到钟南山,从鼠疫被抑制到新型肺炎被解决,中华人民在面对病毒时已经逐渐可以做到临危不惧,因为我们身后有一群白衣天使的守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