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队英雄俱乐部多余38岁退役的巴罗什和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因为疫情,本赛季的特殊性不言而喻,但唯有“离别”是永恒的话题。相对于马里奥·戈麦斯、皮萨罗等德甲老炮的威名,米兰·巴罗什的名字或许欠缺些星光,毕竟他在五大联赛中只逗留了6年左右,但在谈及捷克黄金一代时,他却是无法忽略的名字,迄今为止的93场比赛中打进了46球,在国家队层面进球数只需仰望高中锋扬·科勒。

关于巴罗什的记忆交集容易停留在2004年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头顶脚踢累计打进5球的他还不足24岁,在东欧铁骑一路杀进4强的亢奋中,被摧残的郁金香,被击溃的德意志战车都成了具备纪念意义的背景板,而长发飘飘且长相英俊的巴罗什又极具辨识度,有一件事情可以反应:在丹麦输给捷克后,有一位不识趣的丹麦记者开口的第一句话“巴罗什确实帅”。虽然内德维德、罗西基都是久负盛名的球星,但4场5球拿到欧洲杯金靴的巴罗什作用不可小觑,他和扬·科勒一高一快的组合相得益彰。

谁能想到巴罗什欧洲杯一举成名?至少利物浦不会相信欧洲杯前一个赛季在13场只打进1球的捷克前锋会制造黑马故事,但时任捷克主帅布吕克纳坚定不移地招入伤势还未痊愈的巴罗什,当时有人说老帅用人唯亲,毕竟执掌捷克U21时巴罗什就是布吕克纳的得意门生,知人才能善用,这是一例典型。

如果认真审视巴罗什的职业生涯,2004年的欧洲杯应该是他天赋的自然呈现,但最终被贴上了“昙花一现”的标签。其实捷克前锋年少成名的时间点还要推迟,要不然利物浦不会平白无故地向一个刚满20岁的青年伸出橄榄枝。14岁就在捷克国内奥斯特拉瓦矿工崭露头角的巴罗什一路顺风顺水,2001年-02赛季凭借着16场11球的表现进入利物浦的视野。

捷克国内对于这位后起之秀的关注度不必多说,甚至用波博斯基、罗西基、内德维德、扬·科勒作为参考对象,毕竟在当时他享受过“捷克马拉多纳”的美誉,而当时利物浦主帅霍利尔对他的评价是“英格兰的史密斯”,对于这笔340万英镑的投资,霍利尔的笑容已经表明了物有所值。

巴罗什的第一次首发,就用梅开二度回馈了主帅的信任,但在欧文和赫斯基联袂主演的锋线角色里,作为新人的巴罗什更多时间消耗在替补席,但首个赛季25场9球的表现还是还原了天赋,相比同时亮相安菲尔德的成名球星阿内尔卡,年轻的巴罗什并未抹黑“明日之星”的头衔。

利物浦的期望和巴罗什的蓄势没有产生火花,因为随之而来的新赛季里捷克人因为脚踝的伤势足足养伤了半年之久,在这期间,巴罗什的思乡症又在困扰着他,也就是这段时间内霍利尔流露过自己的真实想法:“我的助手都认为我购买巴罗什是一个错误,即使他们不说出来,我也感觉得到。”

多么痛的领悟啊,对于伤病这种不确定性因素,巴罗什和霍利尔一样无可奈何,但作为切身的体验者,捷克人也深知欧洲杯是他救命的稻草,于是在欧洲杯上人们惊呼“强壮,快速,富有进攻性”的感叹词其实理应是巴罗什理想中或者说从前的自己。他差一点他就打破了普拉蒂尼的连续5场打进6球纪录,曾经的失意人重新走在聚光灯下,唱衰他的英国媒体也开始发声,因为彼时身价已经达到2000万欧元的捷克人吸引了皇马、尤文图斯的关注。

“如果我能加盟皇马,我还要脚穿这只蓝色球鞋。”巴罗什所说的幸运物陪伴他从捷克U21到成年国家队,但不幸的是自我酝酿的情绪并没有被成全,回到利物浦的他先是抨击了曾带领他领略欧洲真正足球的霍利尔,“如果他还在利物浦的话,我只能离开那里。幸好现在他走了,一切都又不同了。”这段恭维新帅贝尼特斯的线球的效率已经被西班牙教头公开点名过,即便他在伊斯坦布尔奇迹中首发拼尽了85分钟,被排除在欧冠资格赛的名单之外的捷克前锋彻底要和这座城市说再见了。

相比2004年欧洲杯潜在买家皇马、尤文的豪门身份,平民球队阿斯顿维拉似乎寒碜了点,但昔日捷克的英雄还能有更好的选择吗?在这里至少有老相识伯格,处子战就收获进球的巴罗什随后并没有一发不可收,整个赛季25场8球的进球效率虽然可圈可点,但阿斯顿维拉的战绩直落千丈,随后的一个赛季披着10号战袍的捷克人一蹶不振,17场仅1球的表现将他身上的光辉全部吞噬。

命运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戏弄着巴罗什,处在黄金年纪的他却无人问津,更匪夷所思的是,昔日被他嫌弃过的霍利尔不计前嫌,决定给他一个机会,就这样他加盟了里昂,稍有起色的他刚安度了一个赛季就被崛起的本泽马按在替补席上,直到他被送到了朴茨茅斯,但或许人们记住他的只是在不光彩的一面,2007年他用带有种族歧视的手势侮辱了雷恩的姆比亚,同一年他在高速公路上飙出了时速271公里的车速,被警察逮捕时,他风轻云淡地解释:“我想听听发动机的轰鸣声。”

重回英超的捷克人几乎成了废人,12场0球让人大跌眼镜,昔日的队友欧文接连进球,而与之交换到阿斯顿维拉的卡鲁更是上演了帽子戏法,被比较的滋味不好受,但他自暴自弃的态度也让人痛恨。

27岁的巴罗什被五大联赛放逐,加拉塔萨雷接纳了他,决定洗心革面的他确实交出了职业生涯里最亮眼的成绩单—31场20球,在熟悉的伊斯坦布尔,他成为英雄,而在期间他在对阵利物浦的友谊赛中梅开二度,但那是一段回不去的美好时光。

往后的时光中,巴罗什已经成为一个“消失”的人,甚至盘点昙花一现型球员时,他总是被“鞭尸”。事实上,他此后的踪迹跟他效力的队伍一样陌生,诸如奥斯特拉瓦、安塔利亚、博莱斯拉夫、利贝雷茨,如此“退役”还是超出了意料,毕竟38岁的他也只是因为伤病原因被迫离开绿茵,他甚至说“其实我还想坚持一下”。或许,关于昔日的是与非都不再那么重要,有些人坚持踢球的原因还是归结于不忘初心,早已剪掉了长发的他还会被人回忆,或许是国家队的传奇,或许是俱乐部的庸才,往事随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