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 比勒:潜伏在丰田的“深喉”

因为没有马克·费尔特的30年潜伏,没有伍德沃德和伯恩斯两位大记者的持续爆料,丰田目前遭遇的“隐瞒门”与1972年的“水门事件”还不能相提并论,但恐怕谁也不会否认:迪米特斯·比勒就是潜伏丰田的“深喉”,尽管此“深喉”仅潜伏6年,而非漫长的30年。

“深喉”为何叫“深喉”,恐怕美国联邦调查局前副局长费尔特也是一头雾水,他不知道,当时“水门事件”发生时,因为迷恋达米阿诺1972年拍摄的《深喉》,时任《》总编的布拉德利随口就给联邦调查局的线人马克·费尔特冠以“深喉”的名字。

比勒之所以为“深喉”,是因其特殊的潜伏方式2003年以调查丰田翻车事故的国家管理委员会委员身份加入丰田,成为丰田雇用的一员律师,深入矛盾最核心;6年后以前雇员的身份对前雇主起诉,控告丰田隐瞒和销毁300多起翻车事故信息,直击要害。

这种反水方式令丰田恼羞成怒,高声指责比勒多次违反职业道德。殊不知,所有“深喉”都必然违反职业道德。30多年前费尔特同样如此。如此指责只会将丰田自己逼到美国人民的对立面。要职业道德,还是要社会公德,“深喉”们可能选择了后者。不过,也难怪丰田恼怒。2007年9月离职时,比勒曾获得370万美元的遣散费,这或许有封口之嫌。拿人钱财,不为人消灾,的确有悖“盗亦有道”的优良传统。

事实上,丰田的恼怒恐怕还有别因。目前,丰田在北美市场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比勒还偏就选择这个时机递交诉状,似有落井下石的感觉。况且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受伤的只可能是丰田。如今,看到比勒诉丰田案后,从得克萨斯州到加州的美国各地律师纷纷要重启本已输掉的对丰田诉讼案。如果大量官司重启,丰田将疲于应付,丰田章男的北美战略无疑大打折扣。这时候一旁窃笑的恐怕有韩德胜、穆拉利或是马尔乔内,谁敢说唤醒比勒社会公德心的不是他、他或是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