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绿色和平组织(图)

一家私人安保公司秘密搜集绿色和平组织和其他环保组织的内部档案,为卷入环保争议的大公司制作情报报告。这是一个充斥着阴谋、渗透和卧底的故事。

由美国秘密安全机关前官员组建和管理的一家私人安保公司,从上世纪90年代晚期一直到2000年,对“绿色和平”和其他环保组织进行暗查,从保险柜中窃取档案,试图在这些组织内部安插卧底,搜查办公室,收集环保活动分子的电话记录,渗透环保组织的秘密会议。

根据一名在该公司工作的前调查员提供的文件,这家安保公司从各个环保组织搜集秘密的内部记录,包括捐赠人名单、详细的财务报告、成员的社保账号和行动策略备忘录,然后为公关公司和卷入环保争议的大公司制作出情报报告。

除瞄准环保主义者之外,这家名叫“贝凯特·布朗国际”(BBI)的公司,还为许多顾主提供一系列的服务。根据其账目往来记录,BBI为美国“联合废品工业公司”搜集情报;为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凯雷投资公司进行幕后审核;为全国协会提供“保护性服务”;为法国高卢葡萄酒公司和意大利Pirelli轮胎公司处置“危机管理”;确保日用品公司“路易·德雷弗斯集团”不受商业窃听;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进行“信息收集”;为化妆品公司玫琳凯安装“监视器”,发现这家公司最高主管盖伊·加斯顿(女演员罗宾·怀特·佩恩的母亲)为自己保有一名进行心理治疗的专家;列在BBI主顾名单上的还有全球最大的为石油天然气行业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哈里伯顿公司,以及从事农产品研发的孟山都公司。

像其他专门从事侦探的公司一样,BBI将垃圾搜寻作为一个重要策略,其官员和员工经常从事被公司称之为“D线”的行动,行动人员将力图接近被调查目标的垃圾,希望从中找到有用的文件。除绿色和平组织之外,一份BBI文件还列了其他几家环保组织的地址作为行动的“可能目标”,它们包括“国家环境信托组织”、“食品安全中心”、“环境媒体服务”、“环保工作集团”、“美国公共利益研究组织”以及“保健、环境和正义中心”。为执行其垃圾搜寻行动,BBI雇用了哥伦比亚特区的一名警官和马里兰州警署的一名前警员。

在主管高层的内斗中这家公司2001年基本解体,BBI向各环保组织和其他目标的渗透随之终结。但公司官员都去了其他安保公司工作,至今仍然活跃。

1994年,在阿斯顿的一家酒吧间,约翰·多德三世与里查德·贝凯特相遇,揭开了BBI的序幕。多德在其父亲出售了Anheuser-Busch啤酒在马里兰东海岸的批发权后,刚刚成为一名百万富翁。贝凯特经营着一家当地咨询企业。他们相识后不久,贝凯特将多德介绍给最近刚退休的秘密情报特工保罗·拉科斯基。拉科斯基20年里一直从事保护美国总统和外国政府首脑的工作,后来变成情报局金融犯罪马里兰分部的地区主管,他告诉多德,自己对新的安保生意有个好想法。

很快,多德收到了拉科斯基用传真发来的开设新安保公司的商业计划书。在传真顶端发件人地址处写着:“11/02/94,合众国联邦经济情报局金融犯罪分部”,这表明它来自秘密情报办公室。但多德不愿意投入启动资金,因为他对合伙人毫无了解。为了给多德留下印象,拉科斯基及其前同事们开始带他和他的朋友专门巡游白宫,“这可不是旅游向导带的游览”。多德说,“他们把我们带到写着‘不要越过此线’的区域。”

有一次,一位名叫麦索尼斯的高级特工安排他前往游览秘密情报机构的设施。“为了鼓励我投资这家公司”,多德强调,“他们所有人都说‘为什么不去情报局技术安全总部看看,你会得到一次非同一般的旅行’。他们给我展示了一切。他们担忧有人乘飞机高空飞行,在白宫几英里外跳出飞机,打开降落伞,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到达白宫。他们正在研究防止那个的技术。”多德说他被所看到的东西震晕了。在一次水上聚会中,他被介绍给乔治·费里斯,这位前海军特别行动官员和破坏专家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终,多德同意作为新公司唯一的投资人,他投入17万美元,这是他以15%利率投放的几笔贷款中的第一笔。多德估计他对公司的总投入共达70万美元。1995年8月,这家公司正式成立,以贝凯特和协助公司启动的律师萨姆·布朗的名字命名。拉科斯基、马索尼斯和费里斯都是该公司的高管。

公司生意兴旺。1997年初,BBI为克林顿的第二次总统就职典礼提供安保服务,得到一单近30万美元的合同。早期的主顾还包括Phillip Morris烟草公司、Mary Kay化妆品公司、Browning-Ferris废品处理公司等等。BBI为退役将军施瓦茨科普夫提供保护,还商谈保护滚石乐队事宜。

到1998年,BBI拥有22名雇员,在5个分部工作,每个分部都雇用大量的行动人员。公司还向国外寻找新机会,招聘更多的执法和情报老手。联邦经济情报局国外情报部的前主管布雷塞特加入公司,担任副总裁。公司还有中央情报局反恐中心前主任、早前曾负责监管支持尼加拉瓜反对派武装的美国政府官员之一坎尼斯特拉罗担任顾问,年薪7.5万美元。在坎尼斯特拉罗和布雷塞特的建议下,BBI拒绝了一单科学线万美元的生意。

中情局前官员吉拉尔迪也在BBI公司的薪水册上。吉拉尔迪说,他和坎尼斯特拉罗没有多少工作,不常去BBI公司。“我们要去像亿龙这样的公司,在它们寻求兼并某公司时,看它们是否存在什么问题。”吉拉尔迪回忆说,“看看要被兼并的公司是否与俄罗斯匪徒有勾连,这就是我们的资本。但我们做得不是很成功。”吉拉尔迪1999年离开了BBI,那时候,他已经知道这家公司许多不合常规的行动,“扒搜垃圾,力图渗透环保团体。我对细节了解不多”,但他说,他知道BBI正在当时侦探绿色和平组织。

2000年,该公司——在里查德·贝凯特离开后已改名为S2i——瞄准一群反对转基因食品的行动团体。当年秋天,当这些团体准备袭击Taco Bell快餐连锁公司时,S2i的行动人员介入了事件。

他们的思想很快转向垃圾。9月26日,为S2i工作的前情报特工杰伊·布利,给S2i薪水册上的前马里兰州骑警沃德发了封电子邮件,内容是:

昨天接到Ketchum公关公司电话,看上去Taco Bell快餐连锁公司用转基因玉米制作了一些产品。使用在玉米上的化学品尚未被批准用于食用,因此Taco制作了有潜在问题的玉米面豆卷。Ketchum纽约办事处怀疑攻击行动是来自下列三个地方中的某一个:1.食品安全中心;2.地球之友协会;3.转基因食品警报组织。

在这封Email中,布利描述了这3个组织所处地点的详细情况,并解释了事情的急迫性和目标:“显然,预计下周会有文章或新闻发布会出来,Ketchum希望看到一些先发制人的信息。”然后他笔锋转向实际操作:“我想派莎拉(BBI工作人员)去食品安全中心作应聘咨询,她因此能够看到办公室多大,弄清楚地形地貌。如果他们有工作机会,她可以在那里工作2到3天,查明他们正在做什么。”他强调,地球之友协会的办公地点比较难渗透。至于转基因食品警报组织,布利指示求助于开卡车的朋友,装作大楼的垃圾收集工收取该组织的垃圾。

不管BBI是否从这3个组织的垃圾里扒到有用的情报,但它成功地渗透了反转基因食品网络,在1999年的一份给Ketchum的报告里,BBI描述了来自各环保组织的35名代表的一次战略会议的细节。绿色和平组织是BBI更加精心策划的情报收集行动的目标之一,它收集到了这个环保组织大量的内部文件,其中包括财务报告。它还获得了使用绿色和平组织办公室安保系统的说明书。BBI归档的绿色和平组织材料中,包括一份手写的文件,文件中“密码不匹配”、“打开”等用语表明了它试图打开绿色和平组织入口大门安全密码的尝试。

BBI精心为Ketchum公关公司准备了绿色和平组织的报告,其中的一份含有该组织计划好的未来事件。譬如1999年12月2日的BBI报告指出,绿色和平组织已经选择了凯洛格、卡夫和快客等食品企业作为他们反转基因食品运动的主要目标。多年来,“绿色和平”屡屡成为公关公司的瞄准目标,该组织遭遇过入室行窃,逮过假装为求职学生的间谍,但其官员说,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组织在这段事件里受到BBI的监视。渗透公民组织对BBI早已不是新鲜事,1996年和1997年在加州北部,Browning-Ferris陷入争夺垃圾倾倒场未来命运的战斗中,BBI针对反对方公民团体“北部山谷联盟”进行了秘密监视和情报搜集。1997年9月,BBI从Browning-Ferris那里得到了19.9万美元的报酬。

2001年,在公司内部财务争吵中,BBI分崩离析了。吉拉尔迪说:“它不是一家愉快的公司。我曾为许多家安保公司工作过,有的公司遵守伦理,有的则不,BBI尤其不顾及伦理。”公司垮了之后,多德听说文件还放在办公室,他在一个周末去了办公室,运走了大量塞满了记录的纸板箱。

BBI的死亡引发了一场官司。多德起诉拉科斯基、布利等人,指控他们欺诈,贪婪地攫取高额的薪水、佣金、红利,同时给他出示虚假的财务信息。2005年,经过一个月的审判,多德输掉了官司。他投资公司的70万美元都泡汤了,估计花去的司法费用超过100万美元。他疯了。在案件结束后,多德开始联系以前BBI侦探的对象,与他们分享其记录。“我要让真相水落石出”,他说,“我的钱被用于喂饱这些家伙,我感觉糟糕透顶。”多德说他非常愿意去国会就BBI作证,但没有人邀请他去。

至于BBI的主管官员,他们仍然在行动。沃德现在经营着一家叫做“切萨皮克战略”的安保公司,布利也在那儿工作,公司网页上吹嘘说在巴黎、卡塔尔和科威特都附设了办公室,掌握着许多秘密和绝密的政府安全信息。马索尼斯为安纳波利斯集团工作,也是安保公司,它的网页上宣传说公司主管“拥有45年国家秘密情报机关的经验。拉科斯基与Mary Kay化妆品公司CEO迪格索结了婚,目前职业不清楚。而贝凯特现在则是马里兰州全球安保服务公司的CEO,去年,他的公司曾为参议员、现在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奥巴马提供保镖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