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蒂特法国永远的17号

在埃马纽埃尔·洛朗·佩蒂特20年的漫长职业生涯中,摩纳哥、阿森纳、巴萨和切尔西这些豪门逐一欣赏到他金发飘飘的样子,遗憾的是,并非每一站都收藏了他的快乐。

在摩纳哥的九年时光,佩蒂特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222次出场支撑起了摩纳哥名宿的头衔,但他和老东家共同维持的美好回忆只有一座法甲冠军和一座法国杯赛冠军,不过也算是与摩纳哥告别时的体面礼物。

值得一提的是,18岁的佩蒂特第一次被提拔到摩纳哥一线队的时候,他的弟弟在一次业余足球赛中因为头球导致了脑凝块,最后抢救失败不幸去世,以至于佩蒂特对自己的足球之路忌惮过。

“为什么他因为足球而死,我却能依然踢球?”带着悲伤踢球的佩蒂特曾经差一点无心恋战。

在阿森纳的三年,见证了佩蒂特从后卫到后腰的变形计,初来乍到的第一个赛季就捧起了双冠王,与维埃拉组成的黑白双煞堪称“狠人组合”,但他和阿森纳的缘分也只停留在第150场。

虽然新婚燕尔的他并不想离开英格兰,与恩师温格也并无矛盾,但他认怂了:“这就是足球,有好有坏。”不

过,在登陆伊比利亚半岛的第一天,他就不抱怨老东家不给自己面子:”我都没有时间拿走我的运动鞋。”

在巴萨的短短一年,佩蒂特突然失去了世界杯和欧洲杯双冠王的风采,17次出场完全不符合500万英镑的身价,在加盟后半年就主动申请过转会,理由是「我对足球失去了兴趣」但他认为过错在于动荡的环境。

在他口中,“巴萨是一艘没有船长的豪华巨轮”以及“巴萨是一个埋没球星的地方”,直到现在,50岁的法国人还在抱怨:“加盟巴萨是我一生最后悔的决定。”

在切尔西的三年,佩蒂特走下坡路的趋势明显,伤病是最大的羁绊,补充一句,他最终因持续性的膝伤选择退役。

但其实在巴萨被晾了半个赛季的法国人在阿布入主前就属于边缘人,750万英镑加盟而来的他一直在养伤。若干年后,他的「后悔论」又出现了2.0版本:“我不应该加盟切尔西,弗格森给我打了两次电话,我应该在梦剧场踢球。”

一个人越在意的地方,就是他越自卑的地方,倘若在巴萨和切尔西功成身退,佩蒂特就不会秋后算账,但其实若不是温格的指点迷津,也许阿森纳时期的佩蒂特也会走进一条死胡同。

虽然20岁就斩获过法甲最佳新人,但在当时星光熠熠的摩纳哥,佩蒂特的光芒并不耀眼,或者说还维持在潜力股的光环下,合作过的温格促成了他加盟阿森纳,化身枪手后才算线年代末并不起眼,而且最初的佩蒂特虽然崇尚温格的人格魅力和战术风格,但十分排斥英格兰足球。

“这是一群屠夫,这不是足球,我不能在这里踢,裁判太松了。”这是佩蒂特的原话,在横冲直撞的英伦风中开辟一条关于美丽足球道路的温格不以为然,作为「过来人」,他耐心为佩蒂特构造心理防线,并建议国家队主帅雅凯试试看,因为在此之前,佩蒂特连续四年无缘法国国家队大名单。

“选佩蒂特,不要让自己后悔,至少让他试试,他会用实际行动打动你的。”这是温格的建议。

后来,佩蒂特在1998年世界杯和2000年欧洲杯的夺冠之路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在决赛中角球助攻齐达内破门,自己在最后时刻攻破了塔法雷尔把手的球门。后来,佩蒂特成为温格口中“世界最佳中场之一”,被称为「法国队永远的17号」并不是空穴来风。

佩蒂特与温格情同父子:“在摩纳哥时期,他就如我的父亲,能追随他来到阿森纳是一大幸事,我永世难忘。”但相应的,他也认为自己被聚光灯忽视了,围绕他的搭档维埃拉的标签始终是「强硬」和「领袖」,而佩蒂特至多停留在「绿叶」的层面上,甚至会被球迷指责他经常和裁判抱怨、容易吃牌的作风。

按道理这是温格体系下的正常定位,毕竟佩蒂特有防守和有长传,皆大欢喜,但法国人憋足了气,想要在三十而立的关口出去闯一闯,他和同胞奥维马斯登陆伊比利亚半岛,最后被要求该打中后卫的他成为失意人。

在佩蒂特身上看到了「选择」的重要性。从摩纳哥到阿森纳,平步青云,从阿森纳到巴萨,摇摇欲坠,从巴萨到切尔西,跌入谷底。但即便如此,羡煞旁人的世界杯和欧洲杯冠军已经让他配得上「法国队永远的17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