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死保住科技公司的身份优步究竟是为了什么? 专栏

欧洲法院2017年晚些时候很可能会驳回优步(Uber)自称为拼车平台的说法,而将它裁定为出租车公司。虽然这样的裁决也许不会对优步的财务状况造成太大影响,但却会树立一个重要先例,即拥有软件开发业务的公司并无享受特殊优待的资格。

欧洲法院佐审官(Advocate General)马切伊什普纳尔(Maciej Szpunar)向法院提供了自己的法律意见,认为优步不是一个撮合供需的中间人,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城市交通服务组织者和运营商”,其本身会创建服务的供应。什普纳尔的意见很巧妙地诠释了优步对自己的宣传。优步自称,自己不光是抢走了现有出租车服务的生意,还扩大了市场。这种说法也许是准确的。

“优步平台上的司机从事的不是一种独立于该平台之外的不受约束的活动。相反,这种活动完全是因为这个平台而存在,若没有这个平台,这个活动毫无意义。”

什普纳尔坚持认为,优步给司机定了价格和规矩,这样它就有机会在雇主给雇员下达正式命令的基础上实行有效管理(甚至更有效),从而创建并控制服务的供应。

什普纳尔是针对巴塞罗那法院递交给欧洲法院的某案件提出的法律意见。此案中,西班牙出租车行业协会希望优步被认定为出租车公司,而不是信息服务类公司。在欧洲,做出这类认定属于欧盟职责范畴,不归国家法律管。

什普纳尔给出意见的案件当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二欧洲法院都会按照他的意见做出裁决。如果这次他的意见也被听取,那优步在所有欧盟国家都会被划为运输服务企业,这意味着优步有必要获取当地的执照,并且要和其他出租车公司一样遵守当地的劳动和安全法规。不仅如此,优步还无法就这一裁决上诉,该公司在整个欧洲大陆所展开的代价不菲的法务和游说行动也将宣告结束。

优步表示,那样的裁决结果不会对公司有太多改变,因为其UberPop服务(允许没有出租车运营执照的司机业余出车)在西班牙、法国、瑞典、德国和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均已被禁止。基本上优步在欧洲只能使用有运营执照的出租车和豪华专车,因此很难和现有出租车公司抢生意,而那本来是优步扩张战略所倚靠的基石。

作为一家私营企业,优步一般不披露具体财务细节。但可以肯定地说,优步的欧洲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并不大。

2016年秋天,有记者在一份监管备案文件中发现,优步在英国的控股公司优步伦敦(Uber London) 2015年实现了2330万英镑(约合3000万美元)的收入。

即使这一数字2016年增加一倍(2015年就增加了一倍),占优步2016年收入的比例也不到1%,而英国可是对优步最热情的欧洲国家。

所以几乎可以说,优步其他欧盟国家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一定更是小得多了。

这项可能的裁决还不是优步在欧洲所能碰到的最倒霉的事。什普纳尔在他的法律意见中特别写道,至于优步司机是如该公司所说的独立包车司机,还是优步雇员,他的意见并不涉及。优步正就这个问题在英国对簿公堂。

如果优步司机最终被认定为雇员,那优步就要为他们缴纳大笔的社保费用,还不得不遵守当地的劳动法。在法国,一部劳动法典就长达3800页。即使如此,优步仍有某种优势:它可以利用现有的合规专车公司,省去给员工交社保和跟政府打交道的麻烦。

不过,这项法院裁决对欧洲看待所谓共享经济的态度十分重要。如果欧洲法院听取什普纳尔的意见,那么一个公司若创建并管理自己的产品,而非利用现有供应,它就不会被视作纯技术服务公司,不能作为一个简单的应用软件存在。

如此一来,爱彼迎(Airbnb)很可能只有在允许业主出租公寓里的备用房间时,才被认定为技术服务公司。但凡它允许整套公寓短期出租,就相当于涉足了原本不可能进入的房地产市场,则可能被认为是在提供酒店服务,需要遵守所有相关法规。

优步对此表示不满,认为这种思维方式是一种倒退,说“数百万欧洲人因为那些过时的法律而没法享受一键叫车的可靠服务。”不过,法律并没有充当绊脚石。优步和其他打车软件在欧洲活得好好的,人们只要轻触按钮,旋即就能坐上的士或专车。

欧洲监管机构(这次也许是欧盟最高法院)目前试图做的,是要制止这种有误导性的语言描述:数字技术应用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现有服务的本质,而不仅仅是改变提供服务的细节。无论改成什么名字,出租车就是出租车,酒店就是酒店。

优步因为有烧不完的钱,所以它或许有能力让巴塞罗那和柏林等众法院接受一种完全相反的观念。2016年,优步斥资近100万美元游说欧盟机构,与28亿美元的亏损相比,这点游说支出无异于毛毛雨。尽管承诺要修复自己有缺陷的商业文化,但优步很可能不会采取配合欧洲监管者的更具建设性的方式,而是会顽强战斗到最后一刻,因为有钱任性。

不过,欧洲法院的这项可能裁决给优步投资者提了个醒。如果裁决得以执行,且优步须在所有欧盟成员国遵守,届时不妨把优步的欧洲业务单拎出来观察,应该很有意思。那时投资者就可以看到,优步唯一一项真正有创新价值的服务——其打车软件,到底价值几何。

监管套利和用他人资金补贴低票价的行为可算不上是创新或可持续竞争优势。其他国家终有一天也会明白并揭穿这套把戏。

当然,优步打车软件的价值很可能足以维持优步作为公司继续运营下去。目前,全球581个城市用的都是同样的优步软件,对出行者来说也确实很方便。但是,这点价值并不足以解释优步如此之高的估值,亦不足以修筑高不可攀的竞争壁垒。

优步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认为:若不是这样,优步怎会愿意在承担了如许法律风险的情况下疯狂研发自动驾驶出租车?如果优步能成功推出自动驾驶服务,那它声称自己有别于传统出租车公司就是恰如其分的,监管者和法院也难以用已有的定义来界定优步的性质。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