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盗枪逼死部下——俄军驻乌新司令是个“坏孩子”

政变,盗枪,逼死部下——俄军驻乌新司令是个“坏孩子”6月25日,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两名在乌作战部队的司令官,一名是负责北部地区俄军的中央集团军指挥官亚历山大·拉平上将,另一名是指挥南方集团军的谢尔盖·苏罗维金上将。这条新闻颇为引人注目——尽管战斗已经持续了120天,俄罗斯还是第一次正式公布在乌俄军指挥官的名字,此前德沃尔尼科夫上将的任命等并非出自官方消息。

谢尔盖·苏罗维金上将,这个表情好像对面的谁欠了将军200块钱。这两名将领中,拉平上将的履历扎实平稳,他指挥的伊久姆-哈尔科夫方向的作战也没有多少亮点可言,倒是在波帕斯纳的谢尔盖·苏罗维金上将很有特色。波帕斯纳这条战线此前有一个月难以取得进展,最近俄军却在这里忽然发威,打出了一个泽洛特合围战,逼迫乌军为避免被包围,不得不撤出长期坚守的泽洛特。

这一击同时给北方的利西昌斯克-北顿涅茨克战场带来转机,俄军本来在那里苦战多日难有突破,如今乌军由于泽洛特失守后方补给线告急,不得不宣布从北顿涅茨克后撤,俄军在乌东战场颇有进展。这一切战场上的变化,似乎都和苏罗维金对南方集团军的有力指挥有关。令人吃惊的是,这位将军此前的职务是俄罗斯空天军总司令,他居然能在陆战中打得如此出色,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实际上,苏罗维金的上任也有些出人意料。这位出生于新西伯利亚的将军是俄军中著名的“坏孩子”,无论在军内军外,国内国外,都有些古怪的不良名声,涉及参加政变、倒卖、军法起诉和逼死人命等。这些罪名听起来每一个似乎都能吓死人,特别是政变,这是一个正常的军人会去干的事情吗?苏罗维金的确参加过政变。1991年8月19日,面对苏联分崩离析的局面,国防部长亚佐夫大将等孤注一掷,发动了政变,一度囚禁当时苏联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并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苏罗维金此时只是一名上尉,在近卫摩托化第二师(塔曼师)担任第一摩托化步兵营的营长。该营的20辆BMP-1步兵战车被亚佐夫大将部署到国防部周围执行警戒任务,与支持叶利钦等自由派领袖的人群遭遇。当时苏罗维金先是朝天射击,向人群发出警告,而后便直接与对方发生,造成3名者的死亡。他的部队也有6人伤亡,2辆步兵战车被毁伤。

当时大受支持的叶利钦。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最终没能挽救苏联,苏罗维金也因此被缴械监禁,只是他运气好,叶利钦得知他曾经在两年前的一次演习中表现出色,驾驶一辆着火的战车远离人群和弹药,认为他在政变中只是执行上级命令,不应严惩。此后苏罗维金被送入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苏罗维金的履历写上这个诞生过大量优秀将帅的学校,无疑对他的前程大有帮助。不过,了解他的人几乎都认为苏罗维金的特点是狂放嚣张,不按常理出牌。他在学校期间卷入了一起盗卖的案件,一度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但苏罗维金根本不买账,以证据不足为由发起反诉,最终被释放。毕业后的苏罗维金一度到塔吉克斯坦任职,官至201摩托化步兵师参谋长。后再次被送入俄罗斯总参谋部军事学院,毕业后任第34摩托化步兵师师长,驻扎在叶卡捷琳娜堡。在这里他再次因为治军严厉惹出事端,先是遭到部下一名叫做齐比佐夫的中校控告,称他因政治观点不同遭到迫害,而后他的副师长安德烈·什塔卡尔上校当着这位师长的面开枪自杀。这两件事都有着复杂的背景。齐比佐夫称遭到苏罗维金的欺凌,而苏罗维金则坚称齐比佐夫中校有30天左右的时间脱岗,去支持某位杜马领导人的选举活动,这是违反军规的。什塔卡尔上校的死则很有戏剧性,似乎是这位副师长临时起意,在和苏罗维金因整饬军纪问题大吵之后,拿了战友的一支手枪想镇住对方,结果不小心走了火……

这种东西还是不适合吵架时拿着比划。反正,在俄军中喜欢和“坏小子”苏罗维金共事的将领似乎不多。苏罗维金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以肆无忌惮地使用重炮而著称。2017年,他曾担任过俄军驻叙利亚部队的总指挥。《红星报》对他评价极高,称“正是在谢尔盖·苏罗维金上将的指挥下,俄罗斯在叙利亚的部队与叙利亚武装部队合作,在打击国际的斗争中取得了最大的成功,几乎摧毁了它在这个阿拉伯共和国的据点”。他此后担任空天军司令,但遭质疑没有上过任何航空学校,还被起了个讽刺性的外号——“大炮战斗机”。然而,俄罗斯国防部长,普京的好友绍伊古一直很看重苏罗维金,认为他能在短时间内提升部队的战斗力,执行命令坚决,思维与众不同,可以在战场上解决别人无法解决的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