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奴什卡已经把葵花子油弄洒了

7月11日的《》头条新闻就是车臣武装头目巴萨耶夫被炸死。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没有过多透露这次行动的细节,再加上车臣武装在网站说他是死于“意外”,所以这只神秘的“高加索之鹰”的死亡也笼罩着一层神秘色彩。一周来很多媒体都在挖掘巴萨耶夫的生平。伦敦IWPR(战争暨和平通讯协会)网站有篇文章《巴萨耶夫:从反抗者到邪恶的极端主义者》算是较早为关心此人的读者提供了一个视角。这篇文章说“巴萨耶夫不像是那种干过可怕暴行的人,他嗓音柔和,前额呈半球形,一部大胡子,爱引用长串俄罗斯警句。这些特征使他很容易被误认为是一个俄罗斯知识分子。”当他在莫斯科读书时崇拜过切·格瓦拉。北高加索山区擅长游击战的巴萨耶夫和中国部分小资拥有共同的偶像,这是不是全球化的一个奇怪注脚?

在《古拉格群岛》一书里,索尔仁尼琴赞赏过车臣民族在大清洗中勇于反抗的精神。在上世纪末爆发的数次车臣战争中,西方媒体对俄罗斯对车臣的血腥战争有过谴责,还时常报道车臣人民遭受的深重苦难。然而,巴萨耶夫和拉登合流后爆发的别斯兰事件让西方媒体统一了口径。加在他名字前的只能是“臭名昭著”之类的词了。

难道分离主义分子巴萨耶夫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激进分子?对此,福山在他的新书《十字路口的美国:民主、实力和新保守主义遗产》中说的话能解释这个情况:“激进的主义是现代化本身的副产品,伴随着现代化的多元化的社会的过渡,身份的认同出现了混乱。”从经济角度来说,巴萨耶夫生前广泛与海外支持者联络,是吸引外部投资、维持叛军生计与行动能力的关键人物。是否弄钱的方式弄乱他的身份?对不择手段的来说改变身份不算件难事。

我记得去年底《卫报》在报道俄罗斯全国播放根据文学名著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大师与玛格丽特》时,提到了巴萨耶夫熟读过此书。在会见记者时巴萨耶夫却引用了敌方俄罗斯文学名著中的一段话:“安奴什卡已经把葵花子油弄洒了”,读过这本小说的人都知道,这个短语意味着天命的不可逆转。小说讲的是一个作威作福、迫害过大师的“莫文协”主席别尔廖兹死到临头却懵懂无知,魔法师暗示他,他将踩到葵花子油滑倒,被一个女司机开的电车轧死。当然天机不可泄露,面对别尔廖兹盛气凌人的质问,魔法师只能说“一个女共青团员将切掉您的头”,因为“安奴什卡已经把葵花子油弄洒了”。

当被记者问道他为什么要继续那些不可思议、超过限度的恐怖活动时,好羞辱人的巴萨耶夫这样的回答的确是够机灵的。但在这种机灵里他又一次犯糊涂了:他的身份并不是命运的执行者,他不过是一个迷信命运、最后被命运作弄的机会主义者。据媒体说,发生爆炸的炸药就是巴萨耶夫自己正在运输的货物。是谁点燃了炸药?女司机还是男线人,联邦安全局特工还是共青团员,对巴萨耶夫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