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6岁编程创业十年收获第一桶金缔造市值700亿商业帝国

原标题: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6岁编程,创业十年收获第一桶金,缔造市值700亿商业帝国

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被誉为“创业界的斗士”。他6岁时能写代码编程,18岁开始创业,中间经历过被索赔2500亿美元,经历过6年里每天被拒绝几百次,经历过被全球出租车司机骂成“吸血鬼”、“恶棍”……虽然一路挫折与坎坷,但凭借对梦想的追求、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洞察,以及对事业的热爱,最终凭借Uber的成功,成为伟大创业者。

挑战权威、永不认输、不择手段、挑衅规则…….卡兰尼克身上有太多的标签。他叛逆,张扬,狂放不羁,一次次失败后不服输地奋起;他也享受,挥霍,空虚,几达抑郁后终于在惊天地、泣鬼神的创业进军中重拾生命的意义。

他的人生看似“倒霉”却无比彪悍。屡败屡战、永不服输的精神,让他在创业道路上披荆斩棘、一路向前,是谓成功创业者的典范。

卡兰尼克1977年出生在美国旧金山。母亲在《洛杉矶日报》担任广告企划,父亲是洛杉矶当地的土木工程师。家庭在美国算是中上水平。

在卡兰尼克6岁的时候,父母带他去电影院看了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这是一部讲述电脑程序虚拟与现实的电影。这给卡兰尼克产生很大影响,认为程序代码是一种无所不能、非常神秘的力量。他开始央求父母给他买一台计算机,开始在家学习代码。当时卡兰尼克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伟大的间谍,用代码来拯救这个世界。

高中毕业后,卡兰尼克考入了全球排名前十的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因为痴迷于计算机,所以他选的专业也是IT工程。

和所有天才一样,卡兰尼克也不可避免地走上了“考名牌大学”——“辍学”——“创业”这条俗套的不归路。

1997年,还在读大三的卡兰尼克选择辍学创业,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P2P文件下载资源搜索引擎——Scour网站。Scour是一个盗版资源搜索网站,也是世界第一个盗版搜索引擎,相当于美国版的快播,图片、视频、音频应有尽有,最多时曾有25万用户在线分享电影和音乐。

因为技术够硬,对盗版资源检索和更新够快,Scour很快就流行起来,到2000年,Scour的盗版资源更新速度比电影院还快。当时电影《死神来了1》和《X战警1》还准备在电影院播放,Scour就能搜出高清的盗版资源。

然而,2000年,网站被好莱坞29家公司起诉侵犯版权,并索赔2500亿美元!无奈卡兰尼克倾家荡产到处借钱,凑够100万美元,与这些好莱坞公司达成庭外和解,Scour宣告破产。

这次挫败对卡兰尼克的打击很大,他有好几个月没走进影院看一场电影。他说,“光是看到几大制片公司的名字就让我血往上涌”。

2001年,不服输的卡兰尼克召集了第一次创业的原班人马,合伙创办了一家名为Red Swoosh的科技公司,它的主要业务是改进企业文件在网络上传播的方式,提高文件传输速度,同时帮助企业节省服务器开支。

2001年9月11日,卡兰尼克的公司有所起色,并且联络到了投资人,拿下投资后Red Swoosh就能再上一层楼。可是上帝又和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投资方代表从波士顿坐上飞机,“降落”的地点却是世贸中心……投资人Daniel Lewin在震惊全球的“9·11”中遇难。

卡兰尼克的公司也随着“9·11”的悲剧深陷资金链问题。不但如此,他的合伙人还带着整个开发团队集体跳槽去了索尼。

备受打击的卡兰尼克选择咬牙坚持,不仅将自己所有的钱都投入到公司的运转上,为了开拓业务,还亲自当起了业务员,一天要打几百个电话,每天被人拒绝几百次,也不放弃每一个微小的机会。

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卡兰尼克不给自己开工资,并搬回母亲家里“啃老”。有一次他参加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由于没钱,他只能睡在一辆租来的汽车里,参展前在附近赌场的卫生间里像流浪汉那样洗澡,收拾打扮一番才去。

迫于资金压力,卡兰尼克甚至做出了一个更为疯狂的决定——不给员工缴纳个人所得税。

很多人都听说过美国的一句名言:“世上只有两件事你逃不过,一件是死亡,另一件就是缴税。”很显然,卡兰尼克这种大胆的做法再一次触犯了法律,他很快收到了法院的传票,美国税务局给了他两个选择:罚款或坐牢。

卡兰尼克只好认栽,他的父亲卖了自己珍藏多年的限量版车子,还把养老金取出来帮他交齐了罚款。

自知给父母带来麻烦的卡兰尼克自责不已,逼自己振作起来。他每天出去跑业务,还给自己下了硬性规定:每天要跑15家公司。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一点点的坚持终于扛起了公司的运营。2007年,Red Swoosh被一家网络巨头公司以23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而当年起诉他的29家好莱坞公司中已经有23家成为Red Swoosh的客户。

2009年,卡兰尼克和好友在巴黎旅游的时候准备坐出租车,可是等了三个钟头,愣是没车。还有一次在墨西哥渡假,卡兰尼克怀疑司机宰客与出租车司机发生争执,结果他被司机在半道赶了出去。

因为有过很多糟糕的出租车消费体验,卡兰尼克萌生出开发手机打车软件的想法,他认为这完全是行业垄断造成的。于是他决定再一次创业!

起初他们在旧金山找了家汽车租赁公司提供服务,把公司命名为UberCab,译为“最好的出租车”。它提供的私家车预约服务,将用户需求与闲置私家车联系起来,用户只需通过App一键发送打车请求,便会有车辆就近接送。由于车好、服务好,UberCab很快在当地IT圈火了。

不过,因为抢了出租车司机、运营商及交管部门的生意,Uber成为了他们的公敌!2010年底,纽约出租车公会到法院起诉了UberCab。接着卡兰尼克就收到纽约法院的传票:如果继续营业,UberCab的高管将面临每单5000美元的罚款及90天的监禁。

结果卡兰尼克只做了一件事——他把软件改名为Uber,并表示,“Uber不是一家出租车公司,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然后Uber继续营业!

因为打车灵活方面,Uber受到大量消费者青眯。另一方面,大量的出租车司机也开始跳槽到Uber,在Uber他们不必担心租约费用,也不必费神跟调度员周旋。对此,整个纽约出租行业,乃至政府都开始打压Uber。据统计,Uber的出现,至少砸掉了1000万名出租车司机的饭碗。

后来,Uber每到一处地方地推,就会被当地政府和出租车公司联合:马德里一名法官曾经裁定优步司机不能载客,优步一度暂停业务;巴黎曾经有几千名出租车司机上街抗议甚至焚烧汽车;德国出租车司机罢工Uber……

然而,卡兰尼克坚持挑战现有秩序,与竞争者对抗,与监管者对抗,直到颠覆一切。虽然屡遭挫折,罚单接到手软,政府禁令也是不断针对,但Uber抓住了市民打车难的痛点,得到了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最终日益壮大。到2016年,Uber已经在近70个国家,400个城市有自己的业务,它的市场估值近700亿美元,一跃成为了当时全世界估值最高的公司。

2014年3月12日,Uber在上海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进军中国大陆市场,确定中文名为“优步”。

彼时,卡兰尼克正率领Uber在全球范围内攻城略地,先后登陆新加坡、墨西哥等亚洲、南美等地区国家,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自然也是卡兰尼克想要征服的市场。

进入中国后,卡兰尼克先后与支付宝、百度进行合作,但雷声大雨点小。Uber在中国水土不服,一直被中国本土的滴滴、快的压制。

2016年2月,卡拉尼克在温哥华参加一场私人活动中承认:“我们在美国是赚钱的,但在中国,我们一年亏损超过10亿美元。”这10亿美元的很大一部分是在与滴滴补贴大战中烧掉的。彼时,滴滴已合并快的,在300个城市完成布局,有近5000名员工──超过Uber全球总员工。而以独立实体营运的优步是以小搏大者,当时在全中国营运的21座城市,仅有300人。

2016年8月1日,滴滴出行宣布与Uber全球达成战略协议,滴滴出行将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双方达成战略协议后,滴滴出行和Uber全球将相互持股,成为对方的少数股权股东。Uber全球将持有滴滴5.89%的股权,相当于17.7%的经济权益,优步中国的其余中国股东将获得合计2.3%的经济权益。

2017年2月,前Uber女员工在博客上发文,称在工作时受到性骚扰和歧视,之后Uber的两家投资方也发公开信,批评Uber存在“不尊重他人、排外、缺乏多样性,以及容忍各种欺凌和骚扰行为的文化”。

与此同时,谷歌旗下无人车公司Waymo将Uber告上法庭,声称其盗窃了Waymo的激光雷达技术。

2017年3月,有媒体报道称Uber内部秘密工具Greyball已帮助Uber在政府调查人员面前逃避监管调查。

伴随着各种丑闻的爆出,Uber发生了密集的高管离职潮,先后有11位VP/项目负责人及以上高管从Uber离职。这些离职的高管中,包括了总裁杰夫-琼斯(Jeff Jones),他认为领导层的理念和处事方式与自己的理念不同,Uber的管理风格和自己的价值观出现了偏离。

在外界看来,Uber的企业文化存在诸多问题。卡兰尼克简单粗暴的“狼性”企业文化,宣扬“踩别人脚趾”、以业绩目标为唯一价值准则。处于发展期的Uber虽然在这种文化的带领下攻城略地,迅速占领了市场,但是在出行市场趋于稳定后,这种极端片面的“狼性”企业文化,成为Uber企业管理和长远发展路上的一颗定时炸弹。最终,这颗炸弹在Uber的内部文化及企业管理上引爆。

与此同时,卡兰尼克的家庭也遭遇重大变故。2017年5月,卡兰尼克的父母在加州弗雷斯诺县境内的派恩弗拉特湖(Pine Flat Lake)上游玩时,乘坐的游艇不慎撞上一块石头,导致二人受到猛烈撞击,发生严重事故:卡兰尼克母亲不幸罹难,其父亦受重伤。

在一连串危机以及母亲去世的打击之后,2017年6月21日,卡兰尼克宣布辞去Uber CEO职务。

他在离职声明写道:“我爱Uber胜过世界上任何东西,在我个人生活中的困难时期,我接受了投资者让我辞职的要求,让Uber可以回到建立期,而不是被另一场斗争所分散精力。”

从卡兰尼克的言辞中,不难看出他对Uber的感情和无奈,并最终不得不离开公司。或许对于卡兰尼克来说,离去并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卡兰尼克离开了Uber,但他依然是一名亿万富翁。据媒体估计,卡兰尼克手中持有Uber 12%的股份,因此其身价依然高达71亿美元(Uber估值约为700亿美元)。如果Uber上市,卡兰尼克持有Uber股份的价值都是相同的——无论他是否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

Uber帝国崛起速度前所未有,完全颠覆了当下商业模式,也完美地诠释了“从0到1”的商业法则。

卡兰尼克带领Uber走到今天,然后又失去他创建的公司,外界称他为“世界上最倒霉的创业者”。但是谁也不能不承认,这个挑战权威,永不认输的男人,是一个十足的成功创业者。

在外界看来,卡兰尼克有点傲慢,还爱通过演讲、视频和网络发表尖酸刻薄的言论,但是这一缺点并不影响人们对于他“大胆、有魄力”的欣赏。

他的大胆,不仅对于出租车行业和竞争对手,他敢于直言相对,就是对于全球监管机构,乃至客户,他也毫无畏惧。因此,面对难题和困境,面对处罚和打压,卡兰尼克似乎都不以为意。他认为,每一个问题都有解决方法,你只需要足够的创造力。

面对接二连三的挫折,卡兰尼克并没有埋怨上天不公,而是克服一次又一次的困难,艰难地迎接着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最后站到了令人羡慕的高度。

他曾说过,“创业者一定要具有冠军思维,把一切置之度外,无论如何都要取胜。即使在遇到逆境时能够振作起来,竭尽全力,冲向终点,这就是成为冠军的意义。创业者必须有足够的信念,即使被一次又一次的否定,也要享受每个时刻,始终保持对创业本身的一份热爱。不管输赢,都要精彩!”

资料来源于网络,执惠综合《环球人物》、砺石商业评论、互联网的一些事、创业经纬论、首席营销官、创客秀等。本文极尽公开资料而来,未经当事方及关联人审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