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都市报数字报刊平台

1931年6月27日上午10时,南京明故宫飞机场,一架崭新的飞机停在跑道上。一名高鼻深目的外国人向周围的人群挥了挥手,跨上舷梯,钻进了驾驶舱。飞机顺着跑道缓缓起飞,呼啸着冲向蓝天,人群中传来一阵欢呼,他们仰望着这架在空中示范驱逐技术的飞机,眼中充满惊喜。飞机开始下降,速度很快,人们以为这是什么新动作,但瞬间的工夫,飞机却一头栽向地面……

就在人们以为一定是机毁人亡时,那位名叫拉斯利的德国飞行员却从变形的驾驶舱里爬了出来……

陕西师范大学的张翰林老教授告诉记者,这架已经坠毁的飞机来自于德国。但令人疑惑不解的是,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德国是被严格限制军事工业产出的,军用制品也被大幅减少,德国在一战后的所有飞机皆被肢解,那么,它的飞机制造技术为何能强大到自给自足并且还能出口呢?

“那是因为一战后,德国的很多工业企业仍保留机械和科技去制造军用硬件。同时,为突破条约的规限,德国的工业巨头们和外国商界组成联盟,例如与苏联和阿根廷,合法地制造和销售武器。”张教授告诉记者,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德国已经为空军日后“东山再起”做好了准备,德国的各部门都安插了一批军事航空部门的指挥官。另外,不让有军事训练机构,就成立民间组织,比如,上世纪20年代中期,许多滑翔机俱乐部成立,里面的成员都是按照飞行员的标准严格挑选,从而为未来的德国空军培训了大批飞行人员。1926年后,巴黎协定撤销了对民用航空的限制,德国立即抓住这个机会,全力扩充民航事业,培养出大批空地勤人员。

“最重要的,就是根据德国和苏联1922年签订的《拉帕落协定》所附秘密军事条款精神,由德国提供航空工业的科技情报,苏联提供场地,生产飞机和培训飞行人员。”据介绍,德国的蓉克公司由德国政府出资8000万马克在莫斯科附近建立一个飞机制造厂;从1926年到1933年,德国在苏联利别斯克训练中心和设在高加索的一些机场,培训了大批飞行员和技师。那些后来在二战时担任德国空军重要指挥官的军官,许多都是在苏联培训出来的。这就为德国空军的重建准备了大批人才。

换句线日坠毁的这架飞机就产自于位于苏联莫斯科附近的德国蓉克飞机制造厂。而登上那架飞机“教练驱逐技术”的德飞行员拉斯立,则是在苏联受训出师的。

“中国从德国进口这么多的飞机,可能是和当时两国航空领域的合作有关。这可以追溯到1927年7月24日,当时两架蓉克G24S型飞机由柏林前往北京进行了访问飞行。1930年2月21日,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建立中德合资的欧亚航空公司。”全国航空史研究会理事、上海航空学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江东分析说,根据那段时间德国常出口的机型推断,1931年在南京明故宫机场坠落的那架飞机,其型号应该是F-13或F-33这两种小客机的一种。

江东告诉记者,F-13也称蓉克13,是人类航空史上第一种专门为民用航空设计生产的客机,因为此前的所谓客机都是用一次大战剩余的军机(主要是轰炸机)勉强改装而成的,无论是经济效益、乘坐舒适性或飞行安全性都无法得到保障。蓉克F-13,采用常规的下单翼布局设计,拥有4个乘客座位,巡航速度170千米/小时,它是世界上第一架封闭舱的民用全金属飞机。F-33,也采用常规的下单翼布局设计,同样拥有4个乘客座位,巡航速度180千米/小时。这两种民用飞机的安全性能已经得到大大提高。

不过,据说当时德飞行员拉斯立正在“教练驱逐技术”,做驱逐动作不是驱逐机的“专业”吗?“鲜少听说普通的飞机也可以做‘驱逐动作’,所谓的‘教练驱逐技术’说法很不规范。不过,客机在接近战争地域时,可能遇到敌机,它可以进行有限的规避动作,比如急转弯、钻进云层躲避,贴地面超低飞行等等,但是否有效还要打个大问号。”

“飞机失事,飞行员的技巧、判断失误与否,当日的气象因素、机场跑道的完善程度,飞机保养的好坏等等,都可以成为失事的诱因。”江东告诉记者,从资料上看,1931年6月28日发生在南京的应该是一次“不算太坏的迫降”,至少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即使飞机毁损,也只能称为二等事故。

“这正是说明飞机质量高,才避免因机体严重变形而进一步导致对乘坐者的危害。”江东介绍说,F-13和F-33飞机拥有当时世界上最领先的航空结构材料,它们率先使用全金属作为飞机的设计理念,而之前的飞机几乎都只采用半木半亚麻布为其机体主要材料,F-13和F-33飞机采用了坚固的波纹硬铝蒙皮(飞机外壳),所以具备更佳的“抗坠落损毁性”。

江东认为,飞机迫降时驾驶员的驾驶水平,同样可以左右事故的后果。前年美国一位老飞行员竟然在飞机失控条件下将客机水平迫降在河面上,为众多乘客获救赢得了时间。而本月发生在俄罗斯的图-134空难就悲惨多了,由于气候原因,飞行员盘旋了15分钟才敢落地,结果还是在最后一刻令飞机散架、爆炸起火,伤亡惨重。

此外,20世纪二三十年代属于民航萌芽期,飞机的可靠性虽然无法与今天的相比,地面设施与导航系统也远不及今天的先进,但飞机飞得慢,对着陆地面的要求比较低,所以相对而言,万一迫降,人员生还的几率确实要高于今日。如果处置得当,只要飞机不引爆(一般民航机要求在迫降前尽量将余油全部放掉,以避免燃烧),对地面的冲击力不太大,大多数乘坐者还是有希望活下来的。

不过,这刚进口来的飞机,中国人还没上去过呢,就被卖方飞行员给“毁”了,该如何解决此事呢?这可是“价值国币十五万元左右”的飞机呀,当时的大米六分二一斤,225万公斤大米就这样没啦?难道这事儿就这样算了?可惜记者翻遍了资料,也没有找到相关的解决方案。

张翰林教授分析认为,很有可能蓉克飞机厂对此有所补偿。“之前有无先例不得而知,但是,三年后,有类似事件发生,中方就得到了一定的补偿。”张教授介绍说,1932年一二·八事变发生后,上海天厨味精厂决定捐款购买飞机1架,支援抗日。1933年,他们通过德商禅臣洋行订购了一架K-47金属战斗机,价值11万元。1934年初飞机进口到上海,由厂家派驾驶员试飞,结果,驾驶员操作不当,不慎将飞机误落在机场外农田中,飞机损坏。后来工厂虽将飞机修好,但已不能算新机,而且也延误了交货日期。因此,厂方又奉送了1架小教练机作为补偿。

保存在博物馆内的F-13小客机,它是世界上第一架有封闭舱的民用全金属飞机。

F-13坠落后的残骸,由此可以看到其波纹铝蒙皮,这种材料很坚固,具备极佳的“抗坠落损毁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