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布雷迪押注MLP像极了15年前的贝克汉姆和MLS

如今,运动员做投资已是稀松平常,财力更强的球员还能当“打工皇帝”,摇身一变成为球队老板。

在过去的半个多月时间里,体育圈的球星投资人们盯上了新成立的匹克球大联盟(Major League Pickleball,MLP)。前有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的LRMR Ventures联合德雷蒙德·格林(Draymond Green)、凯文·乐福(Kevin Love)以及其他投资方组队进军MLP,后有汤姆·布雷迪(Tom Brady)、金·克里斯特尔斯(Kim Clijsters)与由Knighthead资产管理公司领导的财团联手,占据另一个MLP扩军席位。

MLP由对冲基金经理史蒂夫·库恩(Steve Kuhn)在2021年创办,采取北美职业体育常用的特许经营模式。在刚刚过去的2022赛季中,共有12支球队参赛。

7月,MLP宣布获得新一轮投资,投资人包括密尔沃基雄鹿队老板马克·拉斯利(Marc Lasry)、企业家加里·韦纳丘克(Gary Vaynerchuk)、NFL名宿德鲁·布雷斯(Drew Brees)和美国职业网球手詹姆斯·布莱克(James Blake)等。

在这轮投资的推动下,MLP决定扩军,计划在2023赛季再增加4支球队,巡回赛增加到6场,总奖金从100万美元增加至240万美元。正是因为这次的扩军计划,詹姆斯、布雷迪等人才有机会入主MLP。

詹姆斯、布雷迪等球星老板加入MLP,不仅能带来发展资金,还能让更多人关注、参与Pickleball。在詹姆斯等人加入后,科恩相当兴奋,称“我们的目标是到2030年,发展出4000万名Pickleball运动员,这笔投资为达成目标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如果真能实现这一目标,MLP的前景和钱途可谓一片光明。

根据美国体育与健身产业协会公布的数据,美国目前大约有500万人玩Pickleball,约40%的Pickleball玩家年龄在35岁以下。此前,凯文·杜兰特(Kevin Durant)、德克·诺维茨基(Dirk Nowitzki)等人玩Pickleball的视频也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只有老年人玩Pickleball,这样的光景一去不复返了。”MLP战略顾问安妮·伍斯特(Anne Worcester)向《时代周刊》表示。

(延展阅读:老年人运动Pickleball的年轻化突围,另有五大新潮运动种草

外界对于Pickleball这项运动的发展前景也相当看好,资本也愿意投资。商业地产企业家布莱恩·麦卡锡(Brian McCarthy)就斥资1.8亿美元,打造了至少15家室内私人Pickleball俱乐部。此外,Camp Pickle打造了以Pickleball为主题的综合娱乐区域,涵盖室内外的Pickleball球场、餐厅和酒吧等场所,计划到2026年在美国布局10座城市。

项目蓬勃发展、联赛稳定运行,现在想要在MLP有一席之地并非易事。伍斯特向CNBC透露,一个MLP席位会引来超过60个财团竞争,球队估值自2021年联盟成立以来就大幅飙升,目前已达到百万美元级别。

北美职业体育联赛向来热衷于资本化操作,想入局先得交一笔席位费,既能筛选出有实力的投资方,又能为联赛品牌造势,一举两得。而且即便老牌球队估值逐渐变得高不可攀,联盟也能“切分出售”,允许私募基金参与进来,NBA、MLB等联赛已经有不少球队向私募基金出售少量股份。

“北美球队是独特的资产,你很难找到这样一门生意,能很好地兼顾创新、品牌忠诚度、客户终生价值以及长期增长前景。”Arctos Sports Partners创始人伊恩·查尔斯(Ian Charles)在接受Institutional Investor采访时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Arctos Sports Partners以接近55亿美元的估值购买金州勇士队5%的股权,这也是NBA放宽球队股权出售规则后产生的首笔私募股权投资。而据投行Pitch Book统计,2021年,私募基金在美国职业球队投资了约20亿美元,涵盖了不少NBA球队,而吸引他们投资的原因包括职业体育联赛的发展“钱景”、媒体转播版权价格持续攀升以及全球性的扩张势头。

疫情进一步刺激了资本对于投资球队的需求和决心,一方面是因为在市场环境不如以前的情况下,职业球队的估值和收入仍能逆市上扬;另一方面,联盟和球队都需要新的收入来源来弥补疫情所带来的损失,这样的投资契机和窗口期并不多见。

2019年夏天,NBA退役球员凯文·马丁(Kevin Martin)率领团队收购了NBL布里斯班子弹队70%的股份,丹特·艾克萨姆(Dante Exum)则成了东南墨尔本凤凰队的小股东;

2019年7月,当时还在休斯顿火箭队效力的詹姆斯·哈登(James Harden)入股MLS休斯敦迪纳摩队;

2020年7月,NFL球员帕特里克·马霍姆斯(Patrick Mahomes)成为MLB堪萨斯城皇家队的小股东;

2021年4月,NBA退役球员德怀恩·韦德(Dwyane Wade)成为NBA犹他爵士队小股东。

球员们入股一些已经运作了一定年头、口碑和收入都相对稳定的“老牌”球队,虽然是比较稳妥的投资,但投资产出比就相对没那么高。如果想通过投资球队挣到更多,那就得考验球员们的投资眼光和魄力了。

2007年,大卫·贝克汉姆(David Beckham)离开皇家马德里,加盟MLS的洛杉矶银河队。当时的MLS还处于起步阶段,无论是联赛影响力还是比赛关注度,按道理都难以打动到贝克汉姆这个级别的巨星。

为了争取让贝克汉姆加盟,MLS提供了一份特殊协议。MLS总裁当·加伯(Don Garber)在2019年8月接受《》采访时透露了协议内容:如果贝克汉姆在MLS踢满5年,届时若MLS要扩军至20支球队,那贝克汉姆就能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一个席位,还能自己选择入驻的城市和修建球场。

最终,贝克汉姆顺利完成在MLS踢满5年的任务,随后宣布退役。2018年,贝克汉姆如愿获得MLS席位,成立了国际迈阿密队。

据英国足球媒体The18报道,2007年,多伦多足球俱乐部加入MLS时支付了约1000万美元的席位费,而根据SportsPro在2016年的报道,亚特兰大联队和明尼苏达联队各自缴纳了近1亿美元的席位费。此外,据Sportico最新估算,MLS球队2022年的平均估值为5.82亿美元,而国际迈阿密队的估值则为5.85亿美元。这样来看,贝克汉姆所支付的2500万美元席位费可谓超值。

新兴联赛靠着体育巨星加盟或注资,吸引观众、资本投入,加速联赛发展,MLP似乎拿的是MLS以前的发展剧本。对詹姆斯、布雷迪等球星来说,贝克汉姆投资球队的成功案例就是一种刺激和借鉴,如果他们大力宣传自己的球队和MLP联赛,就像当年贝克汉姆将MLS的声量提升到新的高度,球队估值飙升,他们也能挣个盆满钵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